如何成為一個有魅力的家長

            ∼八十九學年度親職教育講座專題演講摘記∼

           成功大學教授 蔡長鈞主講

        輔導組 陳美蓉組長整理

  近日喉嚨不適、嗓音不佳,摧殘各位,敬請見諒,無論如何,給自己鼓勵和掌聲 ─ 為自己能參與學習。先以一個故事作開場白,有一隻老鼠外出找食物,遇到了貓,怕貓的老鼠立刻竄逃入洞,靜觀貓何時離去,它可出來;等候不多時,老鼠聽到狗叫聲,是一隻凶惡的狗,吠聲連連,令老鼠竊喜,有狗的幫忙,老鼠判斷貓遇惡犬,一定會趕快逃之夭夭,等一分鐘後,老鼠就把頭探出,聞聞有沒有貓味,但未料東張西望之際,「啪」地一聲,貓已經撲上前來了,一把抓住老鼠,卻並非是老鼠所預想的狗出現。臨終之前,老鼠懇求貓給他一個解答,才能死而瞑目 ─ 為什麼剛才你不怕惡犬,沒有逃之夭夭呢?貓微笑以答:現代的貓若是沒學兩種語言,怎活得下去呢?剛才的狗叫聲,是我所叫的。

  由此可知,我們應當多學習,以激發潛能,變成全方位的人。尤其是要當現代子女的家長,真是不簡單,不僅要配合時代的變遷,也要了解到孩子的需要,給他們最需要的。好比拉一匹不想喝水的馬到河邊,要求、拜託它喝水,不想喝水的馬並不會感激你,即使強按馬頭低下喝水,它也不領情,因為它根本不想喝水,邊際需求率是零,甚至是負數;若你只是一廂情願費盡心思,希望馬兒喝水,至終,馬兒會咬牙切齒地說 ─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。正如子女吶喊:爸、媽,你(們)都不了解我。

  問題癥結在這堙G若沒有深入,沒有投入,就無法了解他的需要。所以先提醒父母如果以為只要給予孩子物質,如補習數學,栽培IQ,或音樂等才藝,只是提昇他的IQ。卻不明白孩子最需要的是手牽著他,陪伴他在人生最需要父母之時走一小段,抑是跌倒時扶他起來。

  舉一個實例,去年我有四個碩士班學生要畢業了,住在宜蘭的學生,他的父母在典禮前一天就到台南,陪孩子走走玩玩,典禮當天又與教授談話,又和孩子照相。有一位住台南的學生卻如孤魂野鬼,行屍走肉般地飄泊在會場旁,一問之下,才知父母有事不克前來。研究所畢業也不是小事,遠在宜蘭的沒事,近在台南的倒有事,令人匪夷所思,在這time point(時間點)未出現。在孩子畢業典禮中,若有父母的身影陪伴,將是何等甜美溫馨,感謝父母在最需要的時刻出現在身旁。

  另一個實例是:當年大學同學畢業後,作重機械業務,須東奔西跑,甚至到泰國、印度、印尼等國外作售後服務,技術指導。早餐在台南,午餐在台中,晚餐在新竹以北,當空中飛人是家常便飯,但也不免抱怨男人在企業愈來愈成功,和家人關係卻愈來愈疏遠。雖然銀行存款,一直進「零」加在原有數字之後,卻仍羨慕有寒暑假的教職。有一天我同學忘了帶客戶資料,臨時返家,一打開客廳的門,遠遠看見餐廳那頭有個青少年擅拿水果往嘴巴送,我同學立即不客氣地大罵:「那家的野孩子光天化日之下跑到我家偷吃東西,你家真沒教養!」正要享用美食的青少年嚇了一大跳,用驚惶的眼神看著我同學,說出一句話:「爸爸,你不認識我了嗎?我是小強。」竟然不識自己的兒子,這太離譜了!我同學只好追問兒子為何沒到學校?孩子說:「昨天就告訴媽媽我今天運動會補假,不用上學。」同學再追問:「那何時你頭髮剪這麼短,讓我從背後無法認出你來?」兒子再答:「爸爸,難道你不知道這學期我已經升上國中了,這個頭已理了一個月,你都未曾注意到嗎?」如果是這種爸爸應去撞牆 ─ (反省)。

  對孩子不只是顧到家計,給他money;而是要仔細觀察他有沒有受到委屈,或是需要幫忙的地方。所以送給大家一句話:錢不是萬能的,可惜的是大家只記得下一句 ─ 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,結果就會被錢弄得團團轉。當身體欠安時,特別「鬱卒」,什麼事都辦不了 ─ 健康的身體是「─」,有了金子,可在「─」的後面畫個「○」,有車子再畫個「○」,有房子,有甜蜜的家庭,有獎勵,也都可再畫「○」,可一直把「○」畫下去,然而「○」必須放在「─」後面才有意義;若把健康身體的「─」拿掉,後面即使有一百個「○」,一千個「○」,仍是「○」,是毫無價值,毫無用處的。

  錢可買到很多禮物、鮮花,但買不到真正的友情、親情、愛情、感情;錢可買很多鐘錶,但買不到時間、青春、歲月 ─ 一不小心,很多人就走到三多路、四維路,再不小心就到五福路,一路下去到六合路、七賢路 ─ (三十歲...七十歲),這就令人緊張了。錢可買鐘錶,卻不能讓時光倒帶NG,人生無法重新彩排,故當把握當下,為人父母與子女互動的時光也只有這一小段而已,在這段過程中 ─ 是他最可愛,最需要我們的時候,如果我們一不小心疏忽了,光忙著證券交易所事情,忙著解套,也許要如某高中一位自殺資優生的母親一樣痛不欲生,徒留遺憾,其實孩子早在事發前一週便有厭世症狀出現,但母親忙於事業,只安慰孩子:等媽媽忙完,再為你處理事情。但是等母親忙完,為時已晚,孩子已自殺。

  美國有一頗負盛名的成功企業家遺言寫道:「我一生最大的遺憾是 ─ 我擁有成功的企業,因為成功的企業剝奪了我和家人相處的時間,也剝奪了我人際間的互動關係,更剝奪了我的休閒時間,成功的企業一直不斷地剝奪我的資產,使我空洞到只剩下,成功的企業。」如此看來,成功真有意義嗎?有時我們教給孩童的只是名利,實在值得深思!

  錢可買到許多中藥補品,但買不到真正的健康。
  錢可買到很多書籍,但買不到真正的知識、智慧。
  錢可買到很多床舖,但買不到真正的睡眠(愛我的老婆?)。
  錢可買到很多眼鏡,但買不到真正的視力。
  錢可買到很多的「歐蕾」,但買不到真正的青春貌美。
  錢可買到很多的XX,但買不到真正的○○。

  大家可以來填XX,○○,造句,腦筋急轉彎,人世間許多東西都可套用此公式,我們可買到許多有形的東西,但買不到相對,有關的無形的東西。再如錢可買很多衣服,但買不到真正溫暖的感覺。再舉在成功國小演講時套公式腦筋急轉彎時的佳句:

  錢可買到許多的椅子,但買不到真正可以坐在上面的屁股。
   (二年級女生造出如此有創意的句子,真是太優秀,現代孩子值得好好栽培)
  錢可買到許多書,但買不到真正的無字天書。
  錢可買到許多麥克風,但買不到像蔡老師這樣生動悅耳的聲音。
   (並非鼓勵拍馬屁,但這三年級男生反應快,也很優秀!)

  真正要給孩子的是價值,而非物質;是關懷。在激勵、鼓勵下長大的孩子未來才會充滿信心;在關懷中長大的孩子,才能將愛散發出去,以熱忱溫暖四周的人;反之,在不斷的挫折中長大的孩子,只能自暴自棄,當他一跌倒,所做的就只有放棄,不願再站起來。這也是家長重要的地方,為人父母要善用自己的角色,鼓勵孩子。

  例如在盛大的婚筵開席前,兩個孩子卻在眾人面前搶布丁,搶水果,因而倒翻,跌破碗盤,引來眾賓客的側目,當家長的當時會有何感覺?有何情緒?能了解孩子當下的最大需要是什麼嗎? ─ 是安慰,是為他收拾殘局。然而「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」,爸爸尤有過之,會有情緒過份反應,嚴加責打孩子。其實當時候孩子最需要的是趕快離開,我們應該關心的是他的生命本體、他的尊嚴,因為每一個人 ─ 無論大人或小孩 ─ 都需要被尊重,尤其自小受摧殘,則傷害更深、更快。所以,這時候,應快問他:燙傷了嗎?受傷了嗎?衣服溼了嗎?要不要緊?應關懷他的生命本體,為他料理善後,重新為他倒一杯所想要喝的飲料。再告訴他:要好好地喝,不要弄倒,不要弄溼衣服,這會讓孩子感動得痛哭流涕,淚噴如泉,善體人意是很重要的,這就是最有魅力,最稱職的父母親,因為他了解孩子真正的需要。但一般的父母則無法體認到這一點,也無法去了解且滿足孩子的真正需要。

  我生長在一個有四個姑姑,八個叔、伯(連父親)的大家庭中,見識到各式各樣的親子關係和教養方式。有一個叔叔罵孩子經常是口不擇言 ─ 豬腦袋,嬸嬸還加一句 ─ 腦震盪的豬腦袋。教養孩子要注意言教和身教,我的叔、嬸經常用語言來貶抑孩子,最後自食惡果,我的堂弟讀完國中就無心上進,而在社會中混。若再回到婚筵打破碗盤的例子,父母最在意的是自己的面子,當然會顯出負面情緒,甚至出手責罰孩子,而且自欺欺人地說「我已經教你『十萬遍』,你『總是』學不會。」這種誇大其辭的身教已經給了孩子不良的示範,父母的言行舉止就此深印在孩子的腦海中,至終孩子表現於外的不良行為,一發不可收拾。正如打破碗盤的孩子需要的是我們關懷他的生命本體,所以回家後,還要予以「私下激勵」─ 摸摸他的手,告訴孩子掌中的生命線很長,很長壽,智慧線也很長,且往下延伸,可讀到博士,且注重心靈層次(智慧線往上則追求名利),感情線豐富,熱愛世人,事業線越過感情線,表現卓越,如日中天;接著告訴他:即使命運如此優秀,但是一切操之在己,再把孩子的手掌緊闔 ─ 要去「運」命,而非接受命運的安排,再好的命運,若不知掌握、珍惜,好命就消失無蹤;反之,壞命,卻也可藉努力而「運」命。此時,再將孩子的手掌開張,告訴他:你的手非常細緻而優秀,是爸媽的優良結晶,所以這雙手是要造福別人,給人幸福、快樂的,而不是用來打翻果汁、碗盤的;這雙手也不是用來打弟妹的,而是要幫助四周圍的人。接著將孩子摟過來,拍拍肩並說:媽媽(爸爸)最愛你。這樣一個個步驟順序不可錯亂顛倒,成效可回去實驗看看。

  今天我們要清楚自己的角色是為人父母,結婚生子,孩子是顧客,人生就要扮什麼像什麼,父母就是要盡最大力量以滿足顧客 ─ 孩子的最大需要,儘量關心孩子,了解他的需求是什麼?如此才能把角色演好,社會是舞台,人生如戲,盡心賣力演出的我們必得孩子如雷的掌聲,來日寫回憶錄時一定會寫下我最敬愛的就是我的父母,因為...;而非,我最遺憾的就是缺乏父母的愛...。

  當我教了十年書再出國進修時,在美國所修的一堂課中,巧遇一臺灣籍老師,四目相視,倍覺眼熟,在過了八分鐘後猛然驚覺這是當年所教的學生,一畢業就出國留學拿碩士、博士,而有此優秀表現。回想當年授課時自己是否遲到、早退,回答學生發問,是否輕視、不耐,而罵他(她) ─ 竹本口木族(笨、呆),深怕當年自己若惡待學生,「愛人者,人恆愛之。」「『當』人者,人恆『當』之。」,自己三學分必修課必慘遭惡運,再細思當年給這學生A等第 ─ 給人A者,人恆給A。所以在學習上、準備考試上,這位學生老師就給我很多幫助,使這三學分輕鬆過關。真是應了風水輪流轉,得饒人處且饒人 ─ 今日我為顧客服務盡心盡力,來日,我成了顧客,自然也會得到應享的服務和關照。所以今天既是為人父母一天,就要把握當下,「入戲」地演出,勿等明天,誰都不能預料明天,唯有更積極地付出每天,以免有來不及的遺憾。正如有一美國教授所提醒我的 ─ 你能保證活到「明天」嗎?你「今天晚上」就把我要的資料統計結果給我。這就是「及時」、「把握當下」的積極態度。

  對子女下命令,要「具體」、「明確」,不要用含糊籠統的字眼,如「馬上」,「趕快」,甚至小小年紀的姊姊還會教導妹妹:「沒關係,媽媽的『馬上』要說六次,才會有行動,我們還可再等媽媽說五次。」因此下命令引導時要準確地以數字表示,如「五分鐘以內,關好電視,過來吃飯。」但要人性化,五分鐘內讓他調適、收心 ─ 這也是說話藝術。

  演「三國志」戲劇時,張飛倉促上台,卻忘了帶鬍鬢,急中生智,乃說:我是張飛之子。孔明順此答話:快快下去,叫你的父親上來。張飛火速下台戴好鬍子再上台連戲,戲劇才能繼續演下去。一家人彼此演戲,若有人像張飛那樣「出槌」,就要給他台階下。演一齣戲是一個團隊,要互相體諒,彼此包容。夫妻是陰陽互補(如太極圖),優劣互補,才能合成圓滿。

  我在美國所購的轎車性能極多,設計很人性化,歸國後也把車子運回,但須換臺灣的牌照、行照,才能在台使用。為了換照,邊幅未修,著短褲的我到了監理站服務台詢問:如何填寫資料,沒想到多年未見的晚娘面孔再度出現眼前,服務小姐繃著一個苦瓜臉,以貌取人,破口大罵:「你沒讀過書,不認識字嗎?連這個都不會填!」那時我已較成熟而且講EQ主題多次,在瞬間調整我情緒,面露微笑以對,我能體悟她可能昨晚夫妻吵架,或被孩子所惹了而滿了情緒,我只是遭池魚之殃罷了,但我應散佈愛心溫暖她的心,我有神聖使命讓她快樂。因此我告訴她:「小姐,對,你好優秀,好漂亮,我就是沒讀書,不識字,優秀的小姐請告訴我這表格怎麼填?」此時,她的口氣較和緩了:「資料拿過來,就是這堸捸I這樣填會不會?下一個!」指點一下就繼續處理下一位了,絲毫沒有耐心。事實上,一句話可使顧客心花朵朵放,如沐春風,也可像這位「晚娘」,一句話使人O和TWO,就是「嘔吐」,使人整天心情大受影響,其至午夜夢迴,指責的話語 ─ 你沒讀過書、不識字嗎 ─ 又在耳際響起。一句話,可令人如沐春風,整天舒爽,甚至到夜晚「含笑而眠」─ 微笑著睡覺,睡到一半還醒來再笑,這是多棒的經驗啊!

  時間如果調回二十年前,當時我只是大二學生,為了摩托車的緣故到監理站辦事,面對晚娘般的服務小姐,可沒有現在這樣的好修養了。當她沒好氣的回答我:「笨噢!這個你也不會!也要問!」罵人者,人恆罵之。我也回報,損她:「小姐,你若沒結婚,你鐵定嫁不出去了;你若結婚了,你的老公有夠倒楣!」雖然,當時我逞了口舌之快,其實當晚寫日記反省自我 ─ 一定要用這樣的話損她嗎?然而,這是一種互動,因為她影響我的情緒,我也以負面言行回應她。

  歸納以上所談的,要成為一個有魅力的父母,要演好自己的角色,善體兒女的心意、需求,因此心要很柔軟。具備魅力的最大條件就是一顆柔軟心。最柔軟的物質就是 ─ 水,水打在臉頰可洗滌污垢,好舒服;水,可滋潤萬物,與萬物不爭,善於流到低處,隨方就圓 ─ 放於方的容器就是方,放在圓的容器就是圓的,訓練小孩,就要達到隨遇而安的能力。水的包容性很強,因為它的特性是柔軟。小孩子在國小階段可塑性更大,因為他更柔軟,它的水份更充足,有如鶯歌、美濃的陶土,水分充滿,柔軟性高,可任意雕塑。但,孩子慢慢長大就不同了,受到大環境的影響,水份一直蒸乾而僵化而成為特定的形狀,此時父母親想要再給予雕塑就很困難了。其實,幼稚園的老師最重要,待年紀大如大學,已經很難加以改變了。所以,父母當趁兒女年幼,善體人意時,好好順性雕塑,莫待水分蒸乾就無計可施了。如陶土進入窯中受高溫高壓後變硬成型,但錘子一敲就破碎了,如何再雕塑呢。正如,有時別人一句話就如錘子般敲碎我們的心,叫我們的心淌血,這是因為我們不夠柔軟,才會覺得痛苦,因此,我們應調適自己使自己更柔軟。

  幼齡小孩不管跌倒或遭責罵,幾分鐘後,仍然再找父母的懷抱,如此可愛模樣,叫父母怎忍心打他?然而到了幼稚園,只要訓他幾句,嘴巴馬上蹺起來罵:爸爸討厭;媽媽豬八戒。再到高中,幾句重話,不夠柔軟的他還可能犯下弒父的行為;或頂撞父母,這就是當年可愛的小孩子,失去柔軟後的表現。因此,我們本身的魅力是來自柔軟如水的心,表現於外的言行才真柔軟、有魅力。筷子插入水中毫無阻力,拔出筷子,水中無痕。當我們遭逆境,若是夠柔軟,就不會被影響,言行柔軟,我們的孩子就受益了。

  而且,我們還要時常微笑,笑是人際溝通最重要,有效的工具,縮短了人與人的距離,是世界上共通的語言。一天三大笑,醫生來不了 ─ 一笑遮百醜,一笑,解千愁;一笑煩惱就除,二笑,憾事就了,三笑,病魔就逃,四笑,永不老,青春永駐,所以,我們要時常開懷大笑。若覺無事而笑,有如「起痟」(發瘋),那就要時常想一些快樂的事,轉換意念的焦點。就像某教授對於我所中的研究生面對考試,交報告的苦事,居然還能露出微笑,覺得怪異。我就告訴他,研究生還有更絕的表現 ─ 面對試卷無法作答時,仍微笑以對,教導我們的孩子面對考試也要暢笑處之。反之,假若一看到不會的試題,馬上出現所有負面的語言 ─ 慘了,死了,苦哉,...如何向父母交待,一定會被當的,完蛋了,慘了,苦哉...,若悲慘的言語一再重複,就是自我預言的應驗 ─ 讓你心想事成,就有悲慘下場了。

  醫學上做了一個實驗,將幾cc盛怒的人的口水,打入一小白鼠體中,這隻小白鼠就在鼠籠中憤怒狂奔,五十秒鐘後大喊一聲:氣死我!就斃命了。可知一個生氣的人的口水是巨毒,千萬不要吞下這口水,反要吐出來。1957年,諾貝爾醫學獎也做了一個實驗,一少婦一面憤怒地與先生吵架,一邊哺育二個月大的嬰兒母奶,沒多久嬰兒就上吐下瀉 ─ 研究得知,一個生氣的母親的母奶是很毒的,會讓小孩中毒的。母親生氣時,孩子喝的母奶就不是營養品。

  醫生根據臨床經驗告訴癌症病患,多笑可延長生命,病患苦笑,醫生用手撐開他的嘴角,使往上蹺,與護士輪流協助病患「笑」,經十幾分鐘後,從血液中檢查出免疫能力增加了兩倍,即使是用這種方法,是苦笑,是皮笑肉不笑,但仍然啟動,增強了系統:自律神經系統,免疫系統及分泌系統。一個人經常「笑」就會增強這三大系統,不斷增加能力就不會生大病了。從這一個小時中的笑話而開懷大笑,抵抗力就大增數倍,一天三大笑,醫生來不了,不要找醫生,乃是藉著笑增加自己的能量。

  有個同學移民加拿大,因壓力太大而失眠想吃安腦丸,來電話詢問。我立刻阻止他吃藥,並告訴他一個秘方 ─ 每天三餐前大笑。他不可置信地回答:「這是國際電話,不宜開玩笑,有話具體地說。」我正色地告訴他:「每天三餐大笑三分鐘,再逐漸增加為五分鐘,而且以「笑」代替宵夜,但夜深人靜,為了不擾人清眠,只要大笑兩分鐘。」兩週後,同學打電話來告訴我這秘方有效。如果覺得沒有值得「笑」的事,那就要多想想以往有趣、快樂、美好的事。像小時我家請客時,偷拿汽水到廁所大喝,一面打嗝,一面還信誓旦旦地告訴父母:「不是我偷喝的」,你想這不是很好笑嗎?再想到自己曾得到第一名,受誇讚,多想快樂美好事,而不是抑鬱的事,人生若朝向光明面,就永遠看不到陰影。我們也要導引兒女看到光明面 ─ 這必須是自己所建立的觀念,才能引導孩子。

  再來說到「激勵」的方法,先要具備「傾聽」的技巧,「聽」字有一耳十目一心,因此,不光用耳聽,乃要用眼、用心聽。傾聽時要用「眼」注視對方。這令我想起最叫我感激的大伯父,從小被任教職,嚴厲的父親責罰打罵時,一受到委屈,就找大伯父訴苦,一到那兒,就有糖果蘋果可吃,並且坐在我身旁緊握我的小手(面對面的坐勢,會令對有壓力,平行也不利言談,大約是30度的角度較親切、合宜)。當我一股腦兒地吐苦水,訴心聲,大伯父在旁就與我起共鳴,同理我的憂、喜,即使我講完,他會說:「沒關係,繼續講,我有的是時間」,因此,抱怨三、四次是家常便飯。其實,一傾吐完心事,不一定需要別人的回答,自己就知道答案了,因為,我們所需要的就是一個垃圾桶來倒垃圾 ─ 也就是要找一個傾聽者。沒有聽,就如中醫生沒有望、聞、切、問,如何開藥方。因此,傾聽時要聽出其中的涵意,用心聽出他的委屈,他所需要的幫助。有時間,和兒女「平起平坐」,以擁抱、拍肩等肢體語言表現溫暖和愛意,而且耐心地「聽到」、「聽完」兒女所講的話。而不是他還有話要說,父母卻說:「我知道了,你該如何,如何...」這下可慘了,因為人需要被尊重,話沒講完父母就揣測他的意思,這是大錯特錯的。倒要學習我的大伯父支持我講下去,講更多,而且把我話「聽懂」,不要誤會。有一次我和學生約在關廟保安宮,等了十分鐘未見人影,用大哥大聯絡才知他在甲保安宮,我在乙保安宮。所以聽話時要確定無誤,才不會陰錯陽差。使用不同的語言,也會鬧出許多笑話。有一個不懂國語的老先生到醫院照X光,當醫生向護士說:「一、二、三、照」,這位老先生馬上離開走了,因為他以為這醫生說的是台語的「跑」。另一個例子是在急診室中,護士把氧氣罩給聽不懂國語的老伯使用,台語不靈光的護士辭不達意地說:「阿伯我給你勇氣(氧氣),你趕快死(吸),用力死(吸)」,這誤會可大了。在溝通的過程中要聽懂對方的話,明白他真正的問題所在,這是「聽聰」─ 古人所謂九思之一。

  以茶道待客,也是有一套語言的。泡茶的手勢由內往外移動就是表示下逐客令,知道的客人就要識趣地離開了。而主人也不能忽而由外向內動,忽而由內向外移,這樣的「語意不明,含意不清」叫客人無所適從,不知該留下,還是離去?

  善用激勵法之前先要聽清楚,而後可用卡片來表情達意,給對方驚喜。我常鼓勵學生寫卡片向母親表謝意,可寫上:「親愛的媽媽,你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媽媽,沒有你就沒有我。」沒有媽媽就沒有你,這是事實,寫事實該不是難事吧!再把卡片貼在冰箱門上,相信媽媽買菜一回來,要開冰箱前看到這樣的卡片一定驚喜萬分,快樂的不得了。然而,現代孩子卻沒有適時表達對父母敬意的習慣。因此,我在通識課程中給學生派了一功課 ─ 給父母打一通電話,內容如下:「親愛的爸(媽),我是小君,今天我打這電話不是為了要向您拿錢,也不是為了告訴您我得第一名或最後一名,我今天打這電話最重要的是要表達,我這二十年來未曾表達的一句話,(爸爸)媽媽,我愛您,感激您,沒有您就沒有我,謝謝您,祝福您(們)有一個美好的夜晚,甜蜜的夢。」這份作業是希望學生在打完電話後去感覺父母的反應。一週後交卷,有人因為說不出這樣的話而放棄這一分;有人打完電話,母親立刻回電以為孩子有心事,出問題了,還打算立刻從台北南下。有一位媽媽接了電話後,第二天立刻告訴左鄰右舍,自己萬分雀躍不能成眠,因為等孩子這一句「我愛您」,等了二十年了。有了觀念才會有行為,行為久而久之才會成為習慣。我們等這句話已久,就由我們帶動兒女養成這習慣,因為兒女不是「聽我們說什麼,而是看我們做什麼。」若我們以身作則,久而久之,不必教導,兒女自然從我們的身教而學得了。例如:我們孝順父母、公婆,常向長輩請安問好,孩子就學會了且實行。第一次總是困難的,當我第一次向媽媽說晚安,媽媽還說聽不清楚,要我一講再講。父親的反應是:「是不是沒錢可用了?有什麼企圖直說,不要這麼彆扭!」第一次總是奇怪的,但久了就養成習慣了,那一天沒道晚安。父親還會提醒我:很多話沒說噢!

  很多事情,重複多次就成習慣。例如雙手互握,有人左(手)上右(手)下,有人右(手)上左(手)下。但只要換方式便覺不習慣,若回去後反原來的方式練習十分鐘,約一千次後就習慣了。這就是重複久了成為習慣,其實要改變壞習慣是可行的,只看自己願不願而已,秘訣在於 ─ 重複,重複(好習慣),就改掉壞習慣。一再重複可改變行為模式,經年累月後就可改變命運、結局。我們也據此帶動孩子建立良好行為模式。夫妻間也可用「卡片」表心意,在為老公親手準備的便當盒上貼一張便條紙寫上感激、祝福的話,充滿愛意的話,相信會心花怒放。卡片法不必常用,偶一為之,效果良好。

  我們的行為是受到思想模式,觀念信念的影響。接下來要提到「小動作」,讓我們以身作則讓兒女學習這些動作,那真是福氣 ─ 例如進餐廳,為別人輕輕開門,關門;上車時為父母開車門、關車門;進餐廳為父母拉椅子,放外套,擺碗筷。在家中兄弟姊妹常為作家務東推西拉的,只要一在電視機面前就被電視「電」了,此時,若有人按門鈴,通常被電視「套牢」的兄姊,會用「腳」開門 ─ 用腳輕踢弟妹,說:「不要這麼懶,快去開門。」若父母口渴了,誰去倒水?媽媽菜煮到一半缺油少鹽的,誰去買?若是孩子爭著去買,是多乖巧、貼心啊!然而,現今的孩子多是計較:「都是我在買,哥,這次輪到你了?」其實這些小動作,重在平時的拿捏、把握。再如進入浴室前所換穿的浴用拖鞋,出浴室後會不會再把它擺正?讓下一個使用的人是方便穿著的,若非這樣做,就是只在意自己而沒顧到別人。在日本、美國使用完公用廁所後,一定會為下一個使用者而先把馬桶清理一番;反之,台灣人是一上廁所,要為自己清理馬桶,而自己使用後就置之不理,不管下一個人,完全是為了自己的行為;而非為著別人。這就前面提到的「貼心法」,也就是要感覺別人的感覺,將心「貼」在別人的「心」上,也就是關心到兒女、別人的感覺、需求。再舉一例:領了三千元加班費的先生興沖沖地買了兩朵花送太太,並提議上館子、看電影,太太都不解風情地怪先生買花浪費錢,上館子是嫌棄她的廚藝,認為租錄影帶在家看較經濟 ─ 這就是沒感覺先生的感覺,先生的熱忱完全被潑了一盆冷水。有時我們對待孩子也是如此,譬如孩子丟了東西,父母只是一味地責怪,毫不去感覺他的感覺,不激勵、不尊重他,這是不貼心的。因此,生活中我們要善用卡片、小動作及貼心法,散播愛。

  「螢火蟲」之歌的歌詞是:「螢火虫,螢火虫,慢慢飛,夏夜裡,夏夜裡,風輕吹,怕黑的孩子安心睡吧,讓螢火虫給你一點光,燃燒小小的身影在夜晚,為夜路的旅人照亮方向,短暫的生命,努力的發光,讓黑暗的世界充滿希望。螢火虫,螢火虫,慢慢飛,我的心,我的心,還在追,城市燈花明滅閃耀,還有誰會記得你燃燒光亮。」聽完這首感人的歌,再說個故事,有隻螢火蟲在夜深人靜風寒的夏季堙A飛到路燈面前說:「我非常羨慕你,因為我照出來的光亮非常有限,但是你可照亮一巷弄。」路燈則回答:「你不要羨慕我,月亮一照,光籠半個地球,更值得欽羨。」於是螢火虫飛向月亮向她表示羨慕之意。月亮卻告訴牠:「我的光不是自己發出的,還要向太陽借光,太陽不見了,我的光也沒了,路燈沒有電源也無法發出光亮,然而你的光亮是發自本身,無須羨慕我們。」

  所以,我們每一個人不要小看自己,要學習螢火虫,燃燒自己,照亮四周圍的人,首先受益的就是我們的兒女,自己家人及社會。人並非死後才能上天堂,乃是要把天堂移到人間,讓身邊人有日日好日的感受,天天快樂。

mark08.gif (203 個位元組)本文係本校慶祝32週年校慶於89年11月09日特別邀請蔡教授蒞校專題演講紀錄


  工作計畫志工專欄輔導訊息技藝之光輔導文粹心靈小語輔導資源

回首頁.gif (2673 個位元組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中校訊談 心  坊快     訊 升學輔導藝文天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