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等了,這一聲媽媽   顏 惠 美

  有一天我和一位南部來的慈誠師兄一起到病房關懷病患。進去時看見兩位病人各自坐在病床上,背對背,似乎並不熟識。我們笑著跟他們打招呼:「阿伯,您好!」靠門口的伯伯回應我們:「對啊!我是有比較好了!」

  在閒聊中我們得知這位阿伯的家屬因為農忙,無法前來。我看阿伯的鬍渣錯亂地長著,應是好幾天沒刮鬍子了,就問:「阿伯啊!阮這位慈誠師兄的年紀就跟你的兒子一般大,您是不是願意讓他來幫你刮刮鬍子?」

  伯伯不好意思地連連搖手笑著說:「免啦!免啦!」

  「沒關係,難得呀!身體康復回家後,帶著清爽的面容回去不是很好嗎?」阿伯最後同意了。

  這位身高一百八十公分、高頭大馬的的慈誠師兄,採跪姿面對坐在床沿的阿伯,手拿刮鬍刀輕柔謹慎地滑過阿伯歷經風霜多皺紋的面容。由於這位阿伯是大戽斗,下巴部分的鬍子更難刮,我在旁邊跟阿伯開玩笑:「阿伯,聽說戽斗可以將福氣錢財裝納到家裡來,庇蔭家人。」

  阿伯聽了高興大笑,這一笑,戽斗部分的臉皮就撐開了,慈誠師兄趕緊將下巴的鬍子刮乾淨,阿伯看起來果然精神抖擻。這時,坐在鄰床的另一位阿伯突然說:「不然,也幫我刮一下鬍子吧!」慈誠師兄欣然答應。

隔天的志工早會心得分享時,這位慈誠師兄哭得淅瀝嘩啦,我心想:「怎麼一個大男人哭成這個樣子?」

  師兄說他在還沒幫阿伯刮鬍子前,他的心裡還是嗔恨的。因為在他小時候,有一位阿姨霸佔了他們的家,也霸佔爸爸,所以這位師兄三十多年來一直恨那位阿姨,恨她讓他們吃了這許多苦。

  他從來不願意叫這位阿姨一聲媽媽,即使親生母親過世、父親逼他,他也從沒給這位阿姨好臉色看,連自己的父親也不太理睬。他心想:「我的母親辛苦地將我養大成人,我也好不容易可以自己掙飯吃,何必靠你們。」

  這次他來慈濟醫院幫阿伯刮鬍子時體會到:今日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這裡做慈誠隊、做志工,是因為阿姨三十多年來將父親照料得很健康;如果今天沒有阿姨,他就必須盡人子之責在身邊照顧父親,這樣一來,他哪有時間和心力來做慈誠隊呢!這位師兄痛哭說:「因此,我應當感恩阿姨三十多年來無微不至地照顧著父親!」

  第二次他又來當志工時跟上人說:「我做到了耶!」原來他回去後,叫了這位阿姨「媽媽」,讓阿姨嚇一跳,三十年的恨意竟在一聲「媽媽」中片刻消融,霎時兩人相對無言,而他爸爸非常高興,終於自己的兒子可以接受這位在他身邊照顧他的人。

             (節選自慈濟道侶340期)


工作計畫志工專欄 │輔導訊息技藝之光輔導文粹心靈小語輔導資源 回首頁.gif (2673 個位元組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中校訊談 心  坊快     訊 升學輔導藝文天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