弟     小  琪

  要去當兵的弟弟,表現得一派輕鬆自在,反倒是我這個做姊姊的,像是要去當兵的主角,成天緊張兮兮,又求神拜佛的…看著弟弟背著背包,獨自走向火車站,不知道為什麼,自己坐在早餐店所吃的早餐顯得那麼無味。

  或許是因為弟弟就要離開員林到台南服兵役,也或許是身為大姊對弟弟過度疼愛,啟動了那份不捨之心所致。其實弟弟向來獨立,有時甚至像哥哥一樣替我擔心,只是這個時候,彷彿我有一千、一萬個擔心不斷模擬、演練著……

  家中就只有兩個孩子,弟弟五歲才從鄉下爺爺奶奶家帶回來,在這之前,我的生命中並沒有這一號人物,甚至他剛回來時,我總覺得這個小男孩好討厭,全身玩得髒兮兮、不守家規、常常闖禍、鼻孔永遠流著兩條讓人噁心的鼻涕,似乎是個從「垃圾桶」裡鑽出來的野孩子一樣。

  然而從七歲起,我從敵意轉化為極力保護,老媽也把弟弟塑造成一個弱小的人物,而我就成為這世上唯一能保護他的「英雄」。總之,每當老媽帶著我和弟弟出門,我就扮演著照顧他的角色。就因為如此,我好像開始喜歡這個原本讓人討厭的小男孩。或許是老媽的教育真的成功了,我和弟弟雖然從小吵到大,但遇上正經事時,我們兩個卻很團結,這似乎成為老媽最大的「隱憂」。

  還記得我十二歲那年罹患重病,從醫院轉回家裡療養的那個暑假,陪伴在我身邊的人是弟弟,他當時只有十一歲,卻替我清理排泄物、買午餐、扶我到陽台曬太陽,不曾有怨言,甚至貼心得讓人心疼,畢竟他只有十一歲,身材比我瘦小,卻扶著我進出陽台。

  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難捱的時光,常常因為如此而大發脾氣、無理取鬧,但他卻完全忍耐下來了;因他發現我的病情真的太嚴重,甚至可能會失去我。因此,這份感激一直深藏我心,他陪我度過苦難、分享病癒之後重生的喜悅,也就因為這樣,我們姊弟的感情,似乎比一般人家的兄弟姊妹還要來得深厚。

  最近弟弟要服兵役的日期愈來愈近,他似乎不太在意也很輕鬆,我卻好像要去當兵的主角一樣,成天緊張兮兮,真足以用「皇帝不急,急死太監」來形容。

  不斷叮嚀這個、叮嚀那個,深怕弟弟忘了什麼。回想從五歲到二十四歲的弟弟,那個小男孩如今是個健壯的大男孩,對他的擔心卻沒有減少過。

望著陽台上的星空好燦爛,彷彿又再見到那個貼心的小男孩,正乖乖坐在我身邊,那隻小小的手卻也緊抓著我們姊弟的感情,在時空的洪流裡無限延長。我想,弟弟也大概一樣惦記著我這個最疼愛他的人。

    保重了!弟弟,無論任何時候,都要記得我們─姊弟情深。

             【節選自2000/06/07/聯合報 】


工作計畫志工專欄 │輔導訊息技藝之光輔導文粹心靈小語輔導資源 回首頁.gif (2673 個位元組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中校訊談 心  坊快     訊 升學輔導藝文天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