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海邊來

有人送我一個淺色的大海螺,就停靠在書桌前。每每我凝神諦聽,彷彿有濤聲澎湃。尤其在夏天,它張大的口,好似一再地召喚:「到海邊來,到海邊來!」盛夏的海邊最熱鬧了,老是擠滿了弄潮的人們。

海邊也綻放著大朵大朵的花,有黃的、紅的、藍的……,更奇怪的是,它有腳哩,可以從這一頭走到那一頭去,仔細瞧瞧,原來是遮陽傘哪!是由於這五顏六色的傘,才把海邊給點綴得更加繽紛吧!

有人早跳進水裡一展泳技,浪裡白條,好不悠遊!膽小的人套上了泳圈,載浮載沉,也能自得其樂;而孩子們在海灘上追逐嬉戲,或堆城堡,或撿貝殼,都可以消磨一個長長的夏日。

我喜歡黃昏時候的海邊,雜亂的人群不見了,所有的喧鬧止息了,只聽得遠處的海水仍舊不停地拍打著海岸邊。從那樣的繁華回歸到靜默來,它若有知,是不是也會覺得寂寞呢?

沙灘仍沉靜地躺著,上面有半塌的沙堡,也有零亂的腳印,還有頑童挖的一個個坑洞。……然而,潮漲、潮落,明朝它終將平滑如故,又會伸長著雙臂,歡迎大家的光臨,或在上踐踏、奔跑,或又灑落無數的笑聲,沙灘從不曾皺過眉、喊過累,正像慈母寬闊的胸膛,以愛包容了一切。

到海邊來,有習習的涼風吹拂,我在海灘上也踩出了一個又一個的足跡。我知道,它也會被潮水抹去,一如生命中的憂患哀傷,終將被歲月的手溫柔地撫平一樣,我們依舊有著充滿希望的未來。那麼,在現實生活裡,老是懷憂喪志、經不起挫敗打擊的人,不也顯得愚昧了。(節錄自琴涵到海邊來

 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