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 景z    

  民國五十三年的嚴冬半夜裡,七歲的我被一陣天搖地動驚醒,聽到附近屋瓦掉落、玻璃破裂和牆壁坍陷的恐怖聲響,張衍只見一片漆黑,我渾身顫抖,高聲哭喊著媽媽。母親一手抱著我,另一手抱著年僅兩歲的小妹,母女三人下得無力逃生,僅僅抱在一起,坐在床上隨著地震高低起伏地晃動,聽天由命……。

  那就是「白河大地震」,與死神擦身而過的驚嚇,九九無法停止,成為我一被子永難忘懷的夢魘。卻沒有想到再九月二十一日凌晨,也就是大部分人好夢方酣的時候,睽違三十五年的第牛大翻身,再次殘酷無情地蹂躪這片土地,所造成的重創比上次的白河大地震更慘痛,死傷超過萬餘人,十多萬人一夕之間痛失家園、流離失所。已經家破人亡的地震孤兒,也只能睜著伊雙無助又空洞的眼睛遙望天際。

  然而,與其淚眼相對,不如積極地參與賑災,於是我們從媒體上看見許多救難人員冒著生命危險,不眠不休地再瓦礫堆中搜尋可能的生還者,多不勝數的慈善團體為災民們送來衣服、食物和愛心的問候。醫療救援單位竭盡心力照顧受傷民眾,捐血車錢大排長龍的捐血隊伍,只為了能善盡個人的綿薄之力,來自各界的捐款更是源源不絕,誰說這裡的人們冷漠?這不是「人飢己飢,人溺己溺」的大愛精神嗎?

  還記得今年的土而其強烈大地震時,慈濟功德會的委員們在鬧市街頭發起救援土而其的捐款運動,我曾經親耳聽到一些冷言冷語,「自己國家的窮人不去救濟,到國外去湊什麼熱鬧嘛!」、「外國災難關我們什麼事,他們這些人甄試吃飽了撐著。」同樣,如今台灣發生了強烈大地震,美、日、韓、法、俄羅斯及墨西哥等國卻二話不說,紛紛伸出援手,派遣震災救難小組加入我國的救災行列,他們盡心盡力的表現,讓我們流下感激與感動的淚水;可是另一方面,我也為自己當初未能挺身辯駁的怯懦感到萬分羞愧。世事無常,又有誰能保證自己醫生絕對無災無厄,永遠不需要別人的幫助呢?         (轉載自88.10.7自由時報)


工作計畫志工專欄 │輔導訊息技藝之光輔導文粹心靈小語輔導資源

回首頁.gif (2673 個位元組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中校訊談 心  坊快     訊 升學輔導藝文天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