患     瓅  珠

  那一夜,和尋常一樣的作息,深夜一點下班,卸下一天的勞累,漱洗完畢,我駐足於孩子的睡房,滿足地親吻熟睡中的兒女。

  就在此刻,忽覺一陣搖晃,眼前一黑,緊接著是一波又一波的天搖地動,我本能地用身體護著兩個小的,又叫大女兒躲進書桌下。大女兒才剛爬進桌底下,床邊的書櫃應聲倒下,壓在小女兒身上,我驚恐地和大女兒搬開書櫃,緊抱著小女兒,小女兒卻說:「媽媽上帝有保護我,我不痛也沒有受傷。」話聲甫落,又是一陣轟隆巨響,房子有如被翻轉抖動,大女兒顫抖地說:「怎麼會這樣?」兒子問:「媽媽,怎麼辦?」小女兒則緊摟著我:「媽媽,我好害怕。」

  我緊摟著三個兒女,強自鎮定道:「不要怕,不要慌,姊姊,你背著妹妹;弟弟,媽媽牽,我們沿著牆壁往下走。」黑暗中,四人赤腳踩著滿地破碎的磚塊、玻璃,摸到樓梯口時,心底一涼,怎麼辦?樓塌了,梯口已被倒下的斷壁殘垣給堵住。此時稍早逃出的外子狂喊著:「從窗戶跳啊!」一聲聲的呼喊有如明燈般,我們再循著聲音往窗戶方向逃,此時堂弟適時用手電筒探照並大聲喊著:「快!快往下跳啊!往下跳!」

  孩子一一安全落地後,就著手電筒的餘光,才知道一排五住戶的房子全倒塌了。外子和堂弟撇下驚惶顫抖的我們,又去搶救其他住戶了。

  天亮後,從鄰居的收音機和報紙上,聽到、看到災變的慘況,每看一次,我就無法自抑地悲痛大哭,為著我們一家能安全逃出,更為著此次身陷瓦礫中的同胞。之後幾天,外子和大女兒禁止我再看報和電視,他們說,這樣下去,我沒被倒下的房子給壓死,恐怕會被媒體的訊息給震死。

  第二天一早,就有親朋好友遠從各地捎來他們的關心和祝福。有人帶來孩子需要的睡袋、棉被和食物,有人更挪出房子讓我們有棲身之所……

諸位親愛的朋友,我現在還處於驚悸中,無法一一答謝您們,謹在此獻上我真誠的謝意,願上主紀念您們所行的善,更祈願慈愛的天父,安慰護祐每一個受創的心靈。

                  (轉載自 Uゥ薄@聯合報)


工作計畫 志工專欄 │輔導訊息技藝之光輔導文粹心靈小語輔導資源

回首頁.gif (2673 個位元組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中校訊談 心  坊快     訊 升學輔導藝文天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