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  人

拾荒老人在菜市場穿梭。推著長年與他相伴的推車,這是老人賴以維生的財富。而我,從公司騎著機車到離家不遠的市場附近出外勤。看到老人在附近的麵包店門口,拿出了殘破的塑膠袋,點算著裡面的銅板,盼望著能夠換取麵包以求得一餐溫飽。心裡一陣心酸,我快步走到老人身後,按住他的手:「老伯別算了,中午我請你吃麵。」老人細小的眼睛凝望著我,笑著說:「好;好!」

十分鐘後,一老一少在麵攤裡大快朵頤。「為什麼忽然想請我吃麵?是因為你常看到我這身落魄而同情我吧?」我一時啞然。只能默默的吃麵。趕在老人吃完之前,將兩人的麵錢付了。吃完麵後,他伸出充滿閱歷的手摸摸我的臉:「好孩子,你有太多的愛心跟傷感,別浪費在我身上,多花點時間陪陪父母才是。」說完,他帶起斗笠,披上雨衣,拉著手推車回到他工作的場所。

那天晚上起,老人不再出現在市場,而他堆破爛的空地也被改成大樓建築預定地。我感到疑惑,但時間沖淡了我的好奇心。三個月後的下午,信箱多出一封信件。我把信拆開: 「好孩子,還記得我嗎?你請我吃麵是我最後一天的拾荒日子,問我為什麼停止拾荒? 因為我堆廢棄物的空地被兩個兒子賣掉了,那是把他們從小拉拔長大的空地啊!他們卻為了建築商的高價收購,要我提早將土地過戶給他們,他們一再保證不會把地賣掉。那塊地從小把他們養大,他們不捨。

如今,地賣給建商,而我住在老人院,我跟地都被拋棄了。被唸書唸到博士跟大學的兒子拋棄了。多年來,除了養育兒子之外,我沒在自己身上花到一毛錢。我所賺到的一分一毫都花在教養兒子的身上。現在,我在老人院聽到兒子說,土地還有賣了五億的價值,而你除了會花我們兩兄弟的錢,還有什麼用?好孩子,在他們說出口前,我早就麻木了。只記得你請我吃麵時的溫暖,還有你握著我的手時傳來的溫度。」我發現信紙的下角有乾枯的淚痕,而新的淚痕,卻從我的眼中不停的落下。(網路文章)


工作計畫志工專欄 │輔導訊息技藝之光輔導文粹心靈小語輔導資源

回首頁.gif (2673 個位元組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中校訊談 心  坊快     訊 升學輔導藝文天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