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考與我         台南女中   陳姵妤 (原後甲國中二年14班同學)       89.09.2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003.jpg (9659 個位元組)


  六點四十分了,揉著惺忪的睡眼,我匆匆的衝上公車,不經意的看到身上穿的白衣黑裙,一時之間還有點懷疑自己真的是「高中生」了嗎?

  還記得當初只是順應輔導室的安排參加測驗,沒想到竟然低空掠過「學力測驗」,而時間已是四月下旬了。這消息對從沒「資優生」、「跳級考」概念的我家,簡直像搗翻了蜂窩一樣,媽媽急著向老師們討主意,深怕跳級對我是揠苗助長,並不同意我參加聯考;而老爸人肥氣壯,一付大無畏的氣魄說:「面對艱困的挑戰,或許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;但如果不嘗試就放棄,卻是百分之百的失敗了」為了怕日後追悔莫及,我毅然選擇了參加聯考。

  隔週,當我從教務處扛回一疊沉甸甸的課本時,我的心,也隨著往下沈─這麼多的書,怎麼讀得完?老爸鼓勵我說:「只要全力以赴就好了,結果並不是最重要的」。我就此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開始讀國三的課程。導師「阿月」起初是想在中午教我數學,但後來發現,涼快的辦公室似乎很容易令我入睡,也只好和蔡碧娟老師一樣,利用放學後教我;熱心的「老爹」週六大清早特地到學校教我「之乎者也」;風趣的楊志鴻老師則犧牲假日寶貴時間幫我作理化觀念彙整;其他各科老師也三不五時協助我,將各科重點急速塞進我的小腦袋瓜裡,想到這裡,就感動得「熱淚盈眶」...(嗚∼∼)

  最初,進度很慢,學校大小考很多,我只好停了鋼琴課,連愛逾性命的「金庸全集」都封了。原則上還是以國二功課為主,上課時,除了偶爾打打瞌睡外,我都很認真的聽講、做筆記,可能的話就順便背起來,如此就有更多時間準備國三功課,倒楣的老爸是我的數、理、英全能家教。一直到六月底,老師們才匆匆教完國三課,我也勉強算讀過一遍,還好「阿月」老師讓我參加了一次模擬考,得到不少寶貴的經驗。這時,離聯考只有八天了。

  六月三十日清晨,老媽見大勢不妙,代擬了一份「八日複習表」,每日約讀六、七冊。因為放暑假了,我有充分時間依計畫表讀書,中午休息到二點,讀累了,就打打電動、翻翻閒書、搖搖呼拉圈,心情平順、作息正常,最晚十一、二點一定上床睡覺。

  七月八日大解放的日子來了,爸媽帶著冰桶、扇子及一大袋書出發,還很高興他們有機會重溫當年聯考的氣氛呢。第一天我很緊張,尤其是第一節的國文,怕作文寫不完。當鐘聲響起時,我立即提筆謹慎而迅速的作答,努力克制愈來愈快的心跳─我絕不要因緊張而失誤,更不要因大意而冤枉扣分。考試一科科的過,似乎比學校的模擬考還簡單,我狂亂的心跳也漸漸恢復正常了。終於,兩天考完了,回望南女大門傾巢而出、萬頭聳動的人潮,心中有著解脫後的無比痛快,真想大叫「我也搭上末代聯考列車了,耶──」

  原本只是想「有機會就試一下」,看看「聯考」是啥玩意?沒想到竟然僥倖的挑戰成功,不要說老師跌破眼鏡,連爸媽也去重配眼鏡呢。如果你認識我,你就知道我並沒有特別聰明,只是比較幸運一點,再加上堅持到底絕不放棄。如果我做得到,你一定也做得到的─相信自己的潛力是很大的哦。

  掌聲過後,唉─,迎接我的是比聯考更嚴格的現實挑戰,我開始懷疑「潛力」還有多少了?更深深的懷念起我「二年十四班」吵鬧又可愛的同學們....。


編者按: 陳同學目前就讀臺南女中高一資優班,她的優異表現令人刮目相看,深受該校師生好評;在此她要 輔導室於教師節的今天代向母校的劉校長及所有的老師同學們問好,祝福大家身體健康、萬事如意。    89.09.28


工作計畫志工專欄 │輔導訊息技藝之光輔導文粹心靈小語輔導資源

回首頁.gif (2673 個位元組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甲中校訊談 心  坊快     訊 升學輔導藝文天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