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 默 感       

  今天看電視時,當我發現你居然說得出每個演員的名字,甚至連他們的家庭生活也知之甚詳的時候,開玩笑地問你:「喂﹗請問布魯克雪得絲Brooke Shields)的電話幾號?」你居然反問:「對不起!爸爸!我不知道,但打聽很久了,你知道嗎?快告訴我﹗」

  我大笑了起來,驚訝地發現,你居然有了幽默感。

有幽默感,這句話在中國或許並不重要,卻是西方社會對人極高的讚賞,因為他不僅表示了,受讚美者的隨和、可親,能為嚴肅凝滯的氣氛帶來活力,更顯示了高度的智慧、自信,與適應環境的能力。

幽默感像是擊石產生的火花,是瞬間的靈思,所以必要有高度的反應與機智,才能燦出幽默的語句,那語言可能化解尷尬的場面,也可能於談笑間有警示的作用,更可能做為不露骨的自衛與反擊。

譬如在議會裡發生了老議員以柺杖打人的事,有人提議進場者應該把柺杖掛在門口,這時議長若是接受而訴諸表決,無論結果如何,總是不愉快,幸而他急中生智,笑著說:如果為了防止不正當的動作,就需把柺杖掛在議場門口,那嘴也該擺在保管處。」引得全場大笑,提議者也在莞爾的情況下,解決了尷尬的場面。

  但是我必須強調,幽默並不是諷刺,它或許帶有溫和的嘲諷,卻不刺傷人;他可能是以別人或自己為對象。而在這當中,並顯示了幽默與被幽默的胸襟與自信。

  我曾經看過一個禿頭者,在別人對他的禿髮幽默時,當場變了臉;相反地,我也見過一位禿頭報紙主編,當別人笑稱他聰明透頂時,居然笑答:「你小觀我也,早就聰明『絕頂』了!」你想,若不是他有相當的自信,又怎可能將就別人的話,幽自己一默呢?

  所以,愈是開放而富裕的社會,人們越富有幽默感;愈是閉鎖的環境,越難讓幽默存在。不存在的原因,不是人們沒有這份智慧,而是沒有這份胸襟;不是因為人們有過強的自尊,而是因為色厲內荏的自卑。一個幽默者最重要的條件是完滿健全的人格。

  一九八一年三月三十號,當雷根總統被刺時,白宮新聞秘書詹姆斯•布萊狄更受到了重傷,子彈從他的前額射入,血流滿面仆倒在地,當時許多新聞機構都報導了他死亡的消息,因為沒有人能相信,大腦受此重創的人還能活命。但是,年輕人!就在今天,一九八七年的十一月,詹姆斯不但已經逐步克服了半邊大腦受損的行動不便,騎馬與妻子出遊,而且一如往日地幽默。訪問中,我印象最深的,是他說:「幽默感,使我能撐下來。厄運是會打擊我,但他打不到幽默感的那種深度!」

  年輕人!你說,這幽默感是什麼?

它是面對不同環境的樂觀態度!    (節選自 超越自己)

 回上頁